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冷月营区

凌霄才行数步,就已经忘记刚才的不痛快,把心思放在H区的丧尸。

凌霄身后,四人正呆若木鸡,他们不敢相信,凌霄的态度如此坚硬,最不能忍的是,在这个丧尸漫行的危险区域,凌霄竟然不理他们了。

关乎小命的问题上四人马上想到,他们身上没有武器,也没有高手在旁,车子也坏了,对于普通人类而言,在非营区活动是非常危险的,要从丧尸的围堵下从S城回到安全的营区,那几乎是不可能。

“我们该怎么办?”郑珍脸色发白问道。

“对啊,不知四周会不会突然跑出一个丧尸,届时我们就危险了!”谢芸把遮羞布拿些,提议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利用那个杀丧尸的返回安全区。”

“小芸说的很对!”卫海插话道:“人类之所以与其他动物不同,是因为人类会制作工具使用工具,懂得借势,因此人类才成为世界之主。小芸的点子不错,我们不妨利用杀丧尸的……”

陈默双眸黯然,她的心悲苦,没想到同伴无耻技术已经达到了极高造诣……已经到了治疗无效的程度。

如此丧心病狂的对待救命恩人,他们为什么有那样的指望呢?

卫海忽然严厉地望向陈默,说道:“小默,那个杀丧尸的好像对你的观感不错,我们一致认可把这个简单轻松的沟通任务交给你了,你务必要那个杀丧尸的保我们周全。”

陈默想要争辩什么,当眼睛碰到三双期待的目光,争辩的话语就无从说起。

“你们难道忘记刚才怎么对救命恩人的吗?”这句话在不断在陈默脑海中回荡着,她紧闭双唇深情落寞,感觉同伴交给她那个简单轻松的任务并不轻松。她本来就是一个爱护脸皮的普通女孩子,在末世靠着别人的帮助挣扎的活下去本已经觉得非常羞耻了。现在,同伴们刚刚才对救命恩人作出忘恩负义的举动,可以说禽兽都不如,现在让她去求救命恩人再次帮忙……

陈默突然感觉脸上因羞耻变得异常火辣,她平生第一次生出干脆找个洞钻进去的念头。

陈默看到卫海,郑珍,夏芸这些曾经帮助过她的人,他们眼中的恐惧,无助,希望等情绪交织在一起的,形成一种畸形的如同小孩子向大人要糖果的渴望,最后,陈默咬咬牙,决定一个人承担起来。

她不再保持陈默,掷地有声道:“我一定说服那位大哥帮助我们,你们放心吧!”

凌霄的听力是常人的十倍以上,十米外苍蝇的嗡嗡声也能轻易听到,因此,四人的话语一字不落清晰的落在他的耳中。

“要我再帮你们,做梦吧!!!”凌霄轻吭一声,脚步却是放慢了。

尸童子话唠病又犯,它冷笑传音道:“哼,说不帮忙你为何放慢脚步?虚伪!”

“我只是不想让女人追我追的那么辛苦罢了!”凌霄耸耸肩,对尸童子嘲弄无所谓。

“大哥!请留步说话!”陈默追着凌霄的脚步大声喊道。

凌霄停下脚步,安静站着也不回头,似在观赏眼前破败的景象。

陈默脚步停在凌霄身前,气喘吁吁道:

“大哥,能否听我解释?”

凌霄面无表情,平静的眺望远方,让偷看他侧脸的陈默,面红耳燥。

过了一段时间,凌霄发现陈默还没有说话,于是不耐烦道:“有什么话,你快说吧,我时间很紧。”

陈默已对凌霄的眼睛着迷,她一眼不眨地盯着凌霄漆黑干净的眼珠子,深呼一口气缓缓道:

“我喜欢你!”

凌霄平静的面孔差点把持不住,他的眉心微微的皱了皱,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说话。

陈默在观察凌霄神色,发现自己的话起了多用,于是趁热打铁道:

“我替我的同伴道歉,他们做的一切只是怕,只是想挽回他们可笑的尊严,才对你出言不逊,他们其实没有恶意!”

凌霄冷哼一声,神色不善道:“我清理通道,好心好意都被狗吃了,这怪我了?我碍眼你们撞我,这也怪我了?”

听到凌霄严厉的话,陈默的泪水滴答答落下,哭了不知多久,凌霄的态度软了下来,他不耐烦道:

“罢了,你想让我把你们带到安全区,我便成全你们罢了。”凌霄依然气哄哄的,但是他生冷的语言,却让陈默欣喜若狂起来。

陈默连忙道:“谢谢大哥!”

凌霄再道:“你跟三人传话,我不想再看到他们,也不想闻到他们的气味,他们必须与我保持十米的距离,不然不要怪我不留情面!”

陈默点点头,闻到:“大哥,我们要去的是冷月营区,你知道冷月营区么?”

凌霄道:“不认识,需要你带路!”

谈定了后,陈默展露出诚挚的笑容,真情流露说道:

“大哥你是好人,我很喜欢你!”

凌霄眼神再次变得凌厉,纠正道:“我不是好人,还有……你不能喜欢我!”

陈默嘻嘻笑着,愉快的转过身向他的同伴跑去,她要把喜讯告诉同伴。

当三人听到陈默喜讯时,没有喜悦感,反而有一种被人差别对待的羞辱感,只是他们很聪明的没有抗议,默默的按照凌霄的吩咐,乖乖保持十米的距离,跟在凌霄屁股后面。

卫海屈辱的咬着牙,他没想到居然被“工具”羞辱了,他暗自发誓:“老子一定要报仇!”

其他二人脸上也是流露出不同程度的羞愤之色。

只有陈默一人感动凌霄不计前嫌的帮助,她活泼跟在凌霄身旁,为凌霄指着路,她时而转过头笑眯着眼看着凌霄,似乎想到了开心的事情。

凌霄很快就放下了戒备,与陈默愉快的交流起来,趁机问了下冷月营区的情况。

“冷月营区,卫海父亲卫先一手创立,卫海的父亲原先是当地颇有影响力的富商,他暗地里做着军火交易,是世界著名五大黑市军火供应商之一。丧尸爆发初,卫先靠着军火交易得来的财富、势力和手头上的武器装备,立即拉出了五百人全副武装的军队,他在这一带非常的出名。”

“哦……卫海是谁?”凌霄不经意问道。

陈默附在凌霄耳中,吐气如兰道:“就是你身后那个男性人类!”

凌霄皱了皱眉头,突然感觉这一趟行程恐怕要出麻烦,因为卫海此时的神色,不像是对凌霄感恩涕零的样子,反而像是看杀父仇人。

凌霄身后卫海咬牙切齿,他俨然把身边所有的女人当作他的财富,可以予求予夺,任意享用。所以,当他看到陈默对那杀丧尸的作出亲昵的行为,肺都要气炸了!

夺女人之恨为男人三恨之一,他目露凶光,心中想着,决不能让那个杀丧尸的死得爽快,必须要让杀丧尸的承受千疮百孔,遭所有人折磨唾骂的痛苦后才能死去。

卫海知道他爸爸最疼他的,必然会满足他这个小小的要求。

同类热门
  • 末日生存下去末日生存下去倒着听的音乐|科幻只希望开辟一个自己世界!在末日降临的时候,世界被血腥覆盖,他是末日游走的孤狼,他只是为了探索这个新的世界!欢迎加入末日生存下去交流群,群号码:518514819
  • 快穿之暖男养成快穿之暖男养成黑面蝶|科幻遵循着“毕业即分手”定律,何素眼看着帅气前男友奉行“少奋斗二十年”的真理,投入富家女的怀抱!怒瞪张扬的豪车绝尘而去,何素却被高空坠物砸中,而后左手简历,右手接通手机,只听里面传来男人充满蛊惑的声音,“何女士,恭喜你被极限联盟集团,业务部录取!”上班第一天,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诡异的勾了勾唇角,“你需要做的,就是将走错路的男人纠正回暖男的行列。”从此,何素走进非现实系统,开始了左手抓高冷,右手按腹黑,嘴咬霸道酷的快节奏生活,誓死拖住暖男一个也别跑,争取年终最高奖金……早日结束不平等条约!“如此劳心劳力,有没有奖励?”“有。”斯文男子轻咳一声,“奖励暖男一枚要不要?”这不是工作,是个坑!
  • 杂化空间杂化空间戚王爷|科幻我们并不是什么非自然产物,出现在自然界中的一切现象或生物都是已经被这个世界认可的。所谓超能力,超自然都不如说是超出人类理解范围来的更准确。
  • 末世时代系统末世时代系统暗黑流|科幻2015年12月27日,这一天末世来临,地球上的百分之30的人都变成了丧尸,只有十六岁的学生李杰由于人品获得了末世时代系统,他在这个黑暗的世界怎么生存,亦生?亦死?
  • 我是诸天我是诸天李振复|科幻我是系统,掌控诸天万界。“纳兰嫣然,消炎已经得到了老爷爷,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信系统,得永生……”
  • 末日之黑暗系统末日之黑暗系统煌九爻|科幻你是否看到过世界的黑暗?你是否看到过世界的光明?若是没有经历过黑暗,怎能看到真正的光明?本书新书群:616967643希望各位读者们可以喜欢这部小说,不定期爆发~后面会越来越刺激!本书原创,若有雷同,纯属意外。
  • DOTA2之极夜游戏DOTA2之极夜游戏洋芋.CS|科幻在2029年,一场炫目的流星雨为这个平凡的世界增添了不一样的色彩,因为,坠落在人间的并非陨石,而是一种拥有强大力量源泉的结晶体,它可以令拥有者瞬间获得无穷的能力!谁也不知道,这次的从天外来的到底是礼物还是灾难,就在数月之后,世界最大的科技联盟公司‘ST’突然宣布,他们开发出了能让人置身其中的虚拟游戏世界,但,要进入这个游戏,最首要的条件就是拥有能量结晶。这款名为‘极夜’的对战游戏也在一夜之间爆红,而超高的游戏门槛并没有阻止住人们火热的情绪,就在数月之后,进入游戏的人数竟达到了2000之多,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加!时隔3年之后,随着‘极夜’的不断更新完善,而玩家人数也终于稳定在了9999人。
  • 末世之吃货独行末世之吃货独行菲雪幽幽|科幻一颗陨石降的降落不仅让地球的磁场发生了变化,而且还携带了一种不知名的病毒,这种病毒让大部分人都变成了丧尸,小部分人成为了英雄!当然这里面不包括萧微,对于萧微来说,不管是末世前还是末世后,只要能让她吃饱什么都可以,可是事实往往不如人意。变异的丧尸,沦陷的人心,还有背离的亲人和爱人……萧微觉得生存都是一个伤脑筋的问题,尤其是,她还好死不死的是个吃货
  • 无限梦学院无限梦学院灯织影|科幻数万年来,这间学院埋葬了太多的尸骨,神灵、恶魔、凡人、超智者……拥有超越凡人智慧的崎杉被一本笔记带进了这里,与超智者何解语等一众伙伴闯荡无限位面。在屠杀丧尸并装傻混过妖怪京都之后,且看崎杉如何利用这本无知笔记登上三王座!“呃,原来盗梦空间还有那么多隐藏剧情啊……”“咦!?这鬼片的背景剧情也太悲惨了吧?崎杉!我要笔记上写的那个抹杀能力!”“等等……我抢来的宇宙战略飞船呢!?何解语!!你给我解释清楚!!!!!”
  • 半世沉浮半世沉浮北若水|科幻(科幻宠文哦洁白洁白路过看一看)一场星际间的风云,因亲情而起。半世的离合,谁的相思?一端复仇,一端思念。一次堕落,一次伤痛。一场风云,终酿成伤。泪不容落,何以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