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最火尸王 (书号345731)

第28章 危险的晚宴(十四)

爱丽丝小脸通红,不知是气的,还是咋的,她喘着粗气,起伏不定,当她那非常有料的胸脯渐渐平息时,她呼道:“这世界清净了!”
然后跺脚,“真不知魔王残魂怎会选中卫先那个窝囊废!”爱丽丝大吐苦水。
凌霄的心微微一凉,看着爱丽丝颇有生气的脸庞,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眼前那个爱丽丝,比前一刻要可怕太多了,仿佛一条松了绳索的恶犬,得到心灵的解放后,正在露出森然的獠牙……
凌霄暗自思索,眼前这个爱丽丝,并不是现在的他可以匹敌的。
但是,凌霄忽然豪迈的大笑了出来,他边掺着泪,边目光硕硕,笑意不减的道:
“女侠不愧性情中人,竟然敢反噬主人。也对,卫先这么窝囊的主人,怎么配得上驱策女侠你这种女中豪侠呢?不如如摩卡故事,改投我麾下,前途光明……哦,真是该死,我竟然忘记,女侠的生命就剩下几分钟了,真是可惜,那我们就做几分钟的朋友把酒言欢如何?我们相见恨晚,恨不相逢未嫁时……额,语误,这句啥诗来着,好像是形容男女之情的,但也多少表达了我对女侠的爱才之情,还请女侠不要介怀呢!”
凌霄继续把B装到底,这番话不仅表明对爱丽丝的欣赏,还道出了她的虚实,不但如此,最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强大无匹”不经意中说了出去,因为若不“强大”,怎么收爱丽丝于麾下?
爱丽丝原本心来中恨得牙咬咬的,当随即两汪秋水流动似在盘算,然后笑了起来,娇声道:“哎哟,都被帅哥说出奴家的心里话了,窝囊的男人怎么配得上奴家呢?其实,奴家早对卫先这个人渣厌烦了,若不是帅哥助攻,奴家真不知道啥时候才下定决心,胖揍那人渣一顿呢!……”说到“人渣”时,爱丽丝适当露出几分俏皮的表情,随后却变得黯然伤神,再道:“可惜奴家的时间不多了,帅哥这么棒,若奴家能转投帅哥麾下,或许就能实现奴家平生所愿?只可惜,正如小帅哥所言,奴家确实只剩几分钟的时间了,这或许是奴隶的悲哀吧,只有死亡了才是真正的解脱……”
爱丽丝目光忽然露出几分希冀,就像小鸟般忽然看到笼子外面的世界般,她款款道:
“临死前,我希望帅哥实现奴家一个小小的愿望。”爱丽丝那双玲珑秋水注满了深情的望着凌霄,一副天真浪漫,我爱尤怜的模样,仿佛从故事书里跑出的公主般,祈求着别人为她实现愿望,然后就嘿嘿嘿,让人从心中生出几分美好来。
凌霄恍惚了一下子,若不是眸子晃过小树林,看见卫先那琳琅、触目惊心、还在冒烟的惨状,心脏一下刺痛而清醒过来,他还可能真的相信眼前的萝莉的表演,相信她是人畜无害,美好善良的绝世好孩子。
凌霄守住心神,暗自深呼一口气,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然后对着爱丽丝微微一笑,笑得和蔼可亲,打趣道:“那你有什么愿望呢,只要不是殉情,我暂时就答应你了。”
爱丽丝露出得到蜀黍糖果的小女孩姿态,满脸的雀跃,然后玉指盯着下嘴唇,仿佛在思考怎么把愿望完整说出。
凌霄看着爱丽丝的神态,内心深处冷笑不已。
凌霄可不是流星,天生就拥有实现别人愿望的功能,他隐隐已猜到爱丽丝的阴谋,虽然不知阴谋具体是什么,但事出反常必有妖,得小心提防,别大意而栽了进去。
除了可能载进去这个缺点外,凌霄是愿意和爱丽丝墨迹拖时间,因为爱丽丝那可怜的几分钟的流逝,能为他带来胜利。
也许会说凌霄没骨气,没出息,但……
前世三年的家里蹲的生活告诉他,面对强大的对手,要掌握胜利法则,能耍赖便耍赖,尤其在面对强大对手的耍赖时,更应该如此,如果有可能,还要在耍赖一道上碾压对手——那就是胜利法则之上更深一层的法则,快乐法则!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狂喷、挂机、送人头等等诠释着快乐法则。
若不能做到爆虐对手而求自己开心,玩游戏还有什么乐趣,若不是为了那醉人的乐趣,又有几人愿意做人萌币战士?
扯远了!
此时可不是游戏,站在他面前,如同公主一样的幼女,会吃人的,怎么的谨慎都不为过!因为,游戏的赢输是脱不开乐趣的增减,而此时此景,赢了不一定有乐趣,但输了……不仅输了乐趣,还输了性命。
爱丽丝的时间正在倒计时,那就让它愉快的进行吧。
凌霄知道自己想当然了,爱丽丝若要算计他,不可能就让她自己这么愉快的死去,定会在临死之前翻脸杀人,之前的脑补只是聊以寄慰罢了,现在最迫切要做的,就是保持高人形象,让爱丽丝不敢轻举妄动。
爱丽丝没有急着说愿望,放下定在嘴唇处的小手指,羞红着脸双手抬了抬胸脯,让赘肉不断蠕动着,似乎在作着挣扎。
凌霄眼睛眯笑着,慈眉善目,关爱地望着爱丽丝,心中却不停念叨,“我是高人……高人”。
爱丽丝脸上羞红未退时,抬起秋水,勇敢而热辣注视着凌霄道:
“奴家不明白,为什么千年了,奴家还是处子!”爱丽丝面色绯红,似乎有些旁人不能理解的幽怨与小激动。
凌霄有点犯蒙,不知爱丽丝何意,“处子都是受自己控制,你说什么为什么?”
“哦”,凌霄突然醒悟,了解的点了点头,心中想道:“难道她那一张纸是坚壁,意大利炮也攻破不了?”
爱丽丝见凌霄不信,脸红如火,却双眸露出狡猾,她青葱手指在掌心一抹,夹出一个怀表样的物件,打开暗门示之凌霄。
凌霄身体一震,以为爱丽丝要出手攻击了,而那个表就是暗器,因此身体差点就作出了躲避的动作来,但是“怀表“最终并没有如凌霄预料般射出歹毒银针出来。
“好险,幸好刹住了车,让那个女人看不出虚实。”凌霄拍了拍小心肝。
凌霄呼出一口气之时,萝莉暗暗称奇,幽怨道:“你真不愧是大能,连奴家的攻击都不屑躲闪。”
凌霄的脸立即垮了,不自然的笑着问道:“美少女,你不是在说笑吧。”
爱丽丝一愣,原来“高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受到攻击,简直不可思议,在九幽,稍有一点地位的领主,也能够辨认什么是精神攻击,并能在精神攻击前,本能的躲开。
精神攻击恐怖如斯,无论防御,直接攻击灵魂。就算精神攻击仅触碰边角,受到攻击的人的前途也是一片惨淡,轻则实力不得寸进,重则整个人彻底废了;而被精神攻击直接命中,只有神才有可能无恙。
因此面对恐怖的精神攻击,不躲避的人是两种人,其一是神,其二则是没有资格知道精神攻击的弱者。
爱丽丝结合凌霄的询问,愣了一愣时,便知道被凌霄骗了。
“原来你一直在骗奴家啊,现在在奴家看来,不仅奴家,奴家的人杀你应该也很简单才是……”
爱丽丝笑得很开心,双眼迷了泪渐渐赤红。
“哼,害奴家浪费一颗血脉丹!”
爱丽丝凭空变出一颗火红鹅卵石模样的血脉丹,夹着血脉丹快速而优雅的塞进樱嘴皓齿中,“咀”的一声后,舔了舔手指拉出来的水,一副萝莉酱吃糖果的可爱模样望着凌霄时,却杀气凌然。
凌霄收回心神,同时也收回了玩世不羁的面庞,变得严肃起来,如临大敌般。
凌霄见爱丽丝吃药并没有产生变化,于是低声询问摩卡:“血脉丹是什么?”
摩卡也低着嗓子,只是他的“低嗓子”在外人看来,如同扩声器在低语一般,也显得异常响亮,至少方圆百米内正常人都能听到。
“吾王,血脉丹是爱丽丝立下很大的功劳,被残暴魔王赐下,属下听说,血脉丹能让如潮汐般在体内褪去的血脉,生出新的血脉出来,让契约继续有效,可以免一次死……”
爱丽丝忽然插话道:
“真是太天真了,血脉丹的功效岂是这么简单?”
“功效其一,根据使用者的残暴血脉浓度,使我的实力十倍乃至百倍的提升!本来我料想达到圣级再服用,获得踏进神级的契机,没想到今天竟然用了!真是可恶至极!”
“……”凌霄。
………………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