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最火尸王 (书号345731)

第22章 危险的晚宴(八)

“此路不通!”
凌霄眯着眼睛,望着拿着柱子般大小的狼牙棒的大个子,似在测量,他坏笑地念念道:
“这么磅礴的肉,看来我有得好吃了。”
但凌霄觉得应该给人选择的机会,于是大声喝道:“你给我让开,不然你就得死!”
“我不让!”摩卡瓮声瓮气道。
“你不怕死吗?只要我一出手,你必死无疑的!”,凌霄这句话不假,数倍于地铁隧道的甬道,才能硬塞入一个摩卡,只要凌霄的九炼晦阳气一出,摩卡避无可避,他哪怕防御再惊人,也防不住专门燃烧灵魂的歹毒浊气,必死无疑的。
“摩卡虽怕死,但更怕不战而逃。你就让我死得像一个战士好了。”,摩卡不为所动道。
凌霄琢磨着,摩卡的肉并不好吃,他常年不洗澡,染了一身泥土味,闻着就难受,能好吃才怪呢!
“杀了就浪费了,不然先实验一番,若不成功,再杀不迟!”
如此想时,凌霄不再费口舌,双眸锁定摩卡双眸。
摩卡被盯得发毛,手中狼牙棒不再犹豫,往凌霄天灵盖砸去。
凌霄身子一跃,潇洒地跳上狼牙棒,身子平稳地站在狼牙棒上,俯视摩卡。
摩卡正要一巴掌拍去时,凌霄身子一闪,跳将而起,张开大嘴巴露出洁白锋利的牙齿,往摩卡全身最柔软的部位咬去。
摩卡突然感到脖子一酸痛,意识如同被黑夜快速吞噬,不多时,身子竟愣愣的倒在地上。
凌霄擦拭满嘴的血,静静观察起摩卡的变化来。
从很早凌霄就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丧尸咬人会让人变成丧尸,那么尸王咬人会让人变成什么呢?
那应该不会是……血灵孕育。
因为血灵孕育是一种凌霄还不会灵活运用的天赋。当时凌霄想救齐婼的念头非常强烈,齐婼在王气的包裹下,化作一滴血胎,寄生在他的体内,不日血胎成熟后,齐诺将会以血魔的身份重回世间。
凌霄料想,血灵为宠儿,可不是随便咬咬就成的。
因此,凌霄要的是血奴,在他的构想中,尸王倘若咬人,有很大的几率让被咬者变成对他唯命是从的丧尸,乖巧得如同彩霞。
凌霄不急着追赶卫先三人,对他而言,卫先就如同一只耗子,蹦跶不出凌霄这个老猫儿的嘴,不急着先戏耍一番。
而倘若凌霄实验成功,便得了摩卡这个有力的手下,对他的综合实力来将,无疑是提升了不少。
届时利用好摩卡这个大身板子,或许还可以节省一次九炼晦阳气呢。
凌霄平静地观察着,渐渐地,摩卡倒地不动的身板微微的动了起来,一股强悍的气势徒然而起,摩卡发出一股源自野兽本性的嘶吼!
“吼!”,他如同一尊刚从地底下钻出的恶鬼一般,对充满美味肉食的世间,发出一种危险的宣告。
摩卡神态异常凶狠,面目狰狞,滚大的双目浮出血玛丽般的妖红,身子如同柱石般巍峨伫立着。
“咳咳。”,凌霄轻咳了一声。
听到凌霄的轻咳声,摩卡立即收起凶狠的神态,翘起屁股,神态恭敬,整个身子匍匐着,从一只猛虎变成一只只是大了一些的小狗。
凌霄笑了笑,问道:“我赐你以新生,你可否还有前生的记忆?”
摩卡的语言能力没有缺失,瓮声瓮气道:“吾王,属下记得的!但属下的身体、灵魂皆对吾王忠贞不二,往世只是一段记忆,一缕云烟而已。”
凌霄喜怒不幸于色,心中却在赞叹道:“或许,摩卡正是尸童子所说的,成功的感染者,真正的丧尸吧。而那些无脑丧尸,只是失败的感染者,它们不配称为尸。真正的尸,就应该如同摩卡这个文艺范。”
不文艺,你还好意思称为尸?
摩卡看到凌霄只是平静地看着它,对它的表忠心不为所动,于是心中凛然,继续道:
“吾王,根据属下往世的记忆,爱丽丝、龙倩儿、暗林、摩卡这四大魔卫,为守护残暴魔王残魂转世,已等待了一千年。就在不久的数十年前,在非常偶然之下,残暴魔王残魂认可了卫先,并主动钻入卫先体内,寄居在卫先体内温养,如果卫先与残暴魔王残魂能顺利共存七十七年,残暴魔王残魂将会完整,然后巢占卫先的躯体,届时,新的残暴魔王将会重临于世。所以,四大魔卫得誓死保护卫先这七十七年的。”
“想必,吾王是为残暴魔王残魂而来的。只是,残暴魔王虽残暴至极,却也狡猾异常,寻常的方法取不了他的残魂,只有以四大魔卫的血液为引,外加一魔卫施展召唤秘法,方可……”
凌霄不温不冷道:“你还可以客串残暴魔魂守卫吗?”
摩卡愣了一愣后,随即明悟起来,他瓮声瓮气道:
“吾王,您的意思是,属下的血是否还有效吧?抑或者,属下是否还能施展召唤秘术?”
………………
“魔魂残魂吗?”,凌霄目光一笑,转身就走,摩卡紧跟其后。
凌霄虽然不知道魔魂残魂的正确用法,但摩卡的语气不断地暗示着,魔魂残魂可宝贝得很咧,可不能让其从眼皮底下溜走才好。
如此想时,行至一尸体,凌霄停下了身子,目光略带厌恶瞅了眼暗林那丑陋的尸体后,端下身来,幽冥手洞入暗林尸体内,手掌处的空间源源不断收纳着暗林的血。
不多时,拔出幽冥手后,凌霄冷声道:“摩卡!和我去杀人……”
“是的,吾王!”
期间,卫先两父子在爱丽丝、龙倩儿连拖带拽下,位移了将近五公里,已看到了天水镇的入口。
卫海激动得泪流满脸,为了掩盖窘态,手一抬,先浮一大瓶威士忌,他依然忍不住激动要说:“还有五百米就到天水镇了,出了隧道后,咱们把入口堵死,就不怕那杀丧尸的追来了。”
“儿啊,你想的不周到了。在堵住入口之前,咱们还可以放一放瓦斯,把那人毒死才好。”
“可是我们没带瓦斯啊!”卫海疑惑得看了卫先一眼。
卫先眯着眼睛,和善地笑了笑,然后非常有意涵地点了点头。
…………
凌霄显然不知道卫先两父子的计谋,他与摩卡赶着路,在路上,他鼻子动了动,感觉人肉味越来越浓了,卫先等人就在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