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最火尸王 (书号345731)

第19章 危险的晚宴 (五)

凌霄目光黯淡,看着那个男子脑门上起了个冒烟的血洞,已然知道来迟了一步。
那个人暗淡无光,恐惧的面孔已永远定格。因极致的恐惧而退缩,却不是恐惧自己生命的流逝,而是恐惧人类的命运,这样的人不该死。
“哎~”
兵长样的人物,转过头来,他似乎没有认出凌霄,怒喝道:“谁叫你放下武器的?拿去!”,兵长样的人物向凌霄扔去一杆染血的枪。
那把枪正是被枪决的男子的枪。
凌霄摩挲着枪杆上的血,神色淡漠,他轻声道:
“我不需要枪的。”
兵长样的人物目光冷冽,举起枪对着凌霄,意图很明显……但是,凌霄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他往前踱步着,把枪放在死者酒壶旁边,可惜的看了死者一眼后,再望向涌动的丧尸,不知在想些什么。
兵长样的人物本想扣动扳机,但不知为何,心中却是惊悸,汗珠顿时已缀满脸上,无数轮回中已淹没的野兽感知本能,正在无限倍放大,让他感知到,前面那个落寞的青年,不是常人,而仿佛是一尊神邸,他的目光是那么慑人……
凌霄轻声道:
“因为,我的拳头,足够了!”
凌霄跃身而起,跳到围护铁栏外,拳头响起了雷鸣,小片丧尸顿时成为了碎肉。
但那仅仅是普通的一拳而已,凌霄一秒可以打出十拳。
雷风动,丧尸齑!比雷霆还要强烈的声浪,一时间,使得拿着武器的人类均不约而同放下武器,塞耳伏身,他们眼神的震动的剧烈不亚于雷霆。
铁栏里的人类露出了目瞪口呆的神色,他们纷纷冒出一个念头:
那个人,真的是人吗?
凌霄神色冷漠,每一拳都是有预谋的挥出,在目测丧尸被声音吸引住后,会向后退一步。
很快的,围栏上已经没了丧尸。
“那个人,不……那个神在把丧尸引走!”众人议论纷纷。
雷鸣声越来越远,不多时,众人的视野中再也没有了丧尸的影子。
众人至今不能置信,前一刻还战况紧张,如今,丧尸的到来仿佛一场梦,除了一地的尸体在诉说不是梦之外,四周寂静无声,不见丧尸的影子。
众人没来得及欢呼时,他们又愣愣望着不知怎么就回到营区的凌霄,神色露出紧张。
“他不会是被咬了吧!”兵长人物大声道。
这一大喊,加剧了众人的紧张,因为兵长把他们的心中的疑惑说出,顿时引起了共鸣。
所以,众人议论纷纷。
“我看他一定被咬了。”
“我看也说不定,他那么厉害,或许没有被咬。”
“一人一把枪,千人千把枪,不管他是不是被咬,我们把他干掉,就什么危险都没有了。”
……………………
凌霄皱了皱眉,他其实不想返回营区的,只是因为,卫先想干掉他,如果他离开了,不就令他们失望了吗?再者,他觉得自己饿坏了,而‘坏人’的肉,却能让他减少一些罪恶感。
如今,凌霄解决了众人厄难,却对人人自危的众人来说,却不是英雄凯旋,而是一个大麻烦。
凌霄叹了一口气,只见十几个人持枪一脸慎重沿着铁栏上放下的绳索滑下,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靠近凌霄。
“你不能进去!”兵长样的人物冷静看着凌霄,说道。
“为什么?”凌霄神色全无变化,虽然语气是在询问,却语气却是坚决不可商量。
“你看上面那么多对恐惧的眼睛,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如果我非要进去呢!”凌霄柔和道。
“那我们需要检查你的身体,确保你安全。”兵长样的人物说道。
凌霄目光变得炯亮,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什么,于是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辰光!”
“如果你不怕死,可以过来检查我的身体。”凌霄半认真半开玩笑道。
辰光嘴角触动,硬着头皮步伐沉重的走在凌霄身前半米,双手戴上白手套,告一声得罪后,便在凌霄身上摸索起来。
随之,一汪热血从凌霄腰侧“咕噜”的爆出,二十厘米长短剑如同变魔术般,突然插在腰侧上面,但是凌霄仿佛已经早料到般,仍然在笑。
“你救了我们,我们很感激你!但是,老板刚刚派人吩咐……如果你不死,我们的亲眷就要死。”
凌霄什么话都不说,仍旧在笑。
“老板主宰我们所有人,我们的反抗只是笑话,因为无论如何,老板总能找到我们的软肋,让我们只能成为他的棋子……”
凌霄把刀子拔出来,正想说“这点伤还碍不了我”时,伤口竟没有回复,血依然直流。
发觉丧尸的恢复力不灵时,凌霄已醒悟,恐怕这是因为自己拒绝吃人肉而导致的吧。
血就这么躺着躺着,凌霄的脸突然一下子就发白,他忽然觉得辰光好像一个馒头,正在喷发着香甜的气息,好像在对凌霄说,快来吃我,吃我……
凌霄挣扎了一会儿,忽然下定决心,手刀迅速划过辰光的左肩,握着断臂,淡淡说道:
“在我眼里,你们都是蝼蚁!
你们以为那么简单就能伤到我了吗?白痴!
帮助你们这些蝼蚁只是我一时的兴趣,别以为我是圣母。
这条手臂就当做是你冒犯我的惩罚。”
凌霄大口一张,撕裂着手臂的一块肉,在口中“咔呲咔呲”咀嚼着,一边望向惊呆了的众人,神色似笑,目中含煞,如同一尊随时可择人而噬的魔兽,正在俯视眈眈着。
凌霄边咀嚼着边说:
“你们不敢对抗你们的老板,那么,你们要对抗我吗?丑话说在前,如果说你们对抗你们老板是地狱,那对抗我,也并不见得是天堂。”
天地顿时静悄悄的,听着辰光撕心裂肺的嚎叫与凌霄的咀嚼之声,竟没有一个人敢仗义执言,众人如同被施加了定身法术般,恐惧得连同抬动手指头都做不到。
那个无比自信说千把枪可以解决凌霄的人,全身正在颤抖着,整张脸变得无比害怕,脸色比纸还苍白,他正被凌霄的双眼给彻底震住了,徒然生出不能对抗的渺小感。
凌霄兴许饿坏了,在数以秒计的时间里,把整只手臂消灭。
末了,凌霄手指蘸了下黏在下巴,嘴角边的鲜血,似乎不理会众人的目光,把含血的手指放在嘴里吸吮,眼波流连中,似在回味。
众人只觉得呼吸都凝重了,他们此生往后,在日日夜夜中,怕会被眼前这一幕给吓醒,他们或许杀过人,或许也舔过血,但是那对吃人的眼睛,却是梦魇。
小饱一顿后,凌霄感觉全身都是膨胀的力量感,纵身一跳,整个人如同一枚炮弹,越过了铁围栏。
众人全然不觉脸上扑来了一股劲风,在凌霄越过围栏后,一分钟后才恢复神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