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最火尸王 (书号345731)

第18章 危险的晚宴(四)

明明是盛夏,凌霄却感到一股透彻心扉的冷意,随着那双眼睛的出现,天地间渐渐惊起了冷和疯狂。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天道的意志将凌霄锁定。
凌霄的心神不禁被引动,正要不知不觉和盘托出时,尸童子冷喝一声:
“沉默,不要说话!一旦说话,你就会输!”
凌霄的心一凛,望着那双眼睛时,已经从惊悸渐渐变得冷静。
元灵泯灭还在进行中,若是不能短时间内把元灵灯全部泯灭,那凌霄则面临被世界抹灭的危险。
所以,凌霄没有选择,他伸出枯朽的手猛地一捏,大喊道:
“灭灯,给我灭”
灭灯上的火,恍如磐石,凌霄的疯狂起不了任何作用,它连晃动都没有。
“灭灯,给我灭!给我灭……”
凌霄眼色黯然,他或者毁灭不了毁灭的本身,抑或者,在天道的窥视下,他无法逆天。
“这算什么逆天,这算什么逆道!”
凌霄冷冽看向天道之眼,早已忘记尸童子的告诫,他大喝道:
“我叫凌霄!你不要阻我!若阻我,我今日纵然弱小,若不死,他日必灭你!”
天道双眸恍如各挂着一个星座,运转不息,变化无痕,恍如挂着岁月,见识了太多,经历了太多,世间再没有任何事物能映入它的眼里般,那种在外人看来是极致的孤独与极致的力量,却对那双眼睛的主人而言,已经在永恒岁月中习惯了。
天道的声音谈谈传来:
“命有数,数在我,我是天道!你既寻死,我便赐你毁灭!”
一道刀型剪影,从凌霄头顶形成,如同鹅毛般晃动着渐渐落下。
天道放完大招后,都不看凌霄在大招下是否毁灭,双眼便隐没于时空夹缝里。
不是不看结果,而是不需要看……
尸童子见到刀型剪影,吓得要死,赶紧操控着万尸王图碎片,咻的一下子远遁而去,他留给凌霄最后一句话是:
“小凌子,咱们的缘分就到这里了!这天刀便是天道,一刀斩下,因果消弭,它能够把你的一切斩掉,先斩你的退路,让你不能逃脱!哎……本座都告诫你不要把名字告诉给天道了,天道管理的是宏观的世界运转,你不应他,或许你还有退路,但你应了他,便是无路可退!本座为你默哀一秒钟,然后就去祸害其他小动物了,你好自为之!”
凌霄苦笑,神色满是落寞的意味,对尸童子的离去不知该喜还是悲。
本来应该是喜的,因为尸童子每时每刻都在威胁着他。
但是,凌霄还是悲了,他感觉在天道之下,自己如同蝼蚁般渺小,逆天也无疑是可笑的,如同一只不知死活的螳螂,偏偏要与车轮作对。
凌霄觉得更可笑是,达摩克利斯之剑正往他的头落下,它落下的速度非常缓慢,而他的身体却无法挪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屠刀落下。
“就这样认命了吗?”凌霄闭上眼睛,忽然想到了魔怪吐出那股阴气时,在他前方数百米外有一对夫妇,他们充满绝望弯着腰埋头紧抱着女儿,但还是无补于事,救不了……最后他们三人化成枯骨。那时人实在太多了,凌霄仅来得及救助那个第二天成为他女朋友的女子,然后悲痛的看着四周活生生的人类在哀嚎声中,一点点腐朽,一点点露出白骨……
“不!”凌霄突然睁大眼睛,悲愤吼着,“这……不是我要的结局!”
凌霄吼时,刀型剪影已经落在凌霄头上。
“咔嚓!”
凌霄感觉身体瞬间化作齑粉,只是速度太快了,还勉强的粘合在一起;灵魂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快散了架,凌霄的意识在渐渐变淡,只是似乎有那么一股顽强的意志,勉强在支撑着他,让他的意识不那么爽快的消失。
“我不愿死!”
凌霄运用身体里剩余的仅为一厘的精神与意志,不屈的大声呐喊起来。
但天意为刀,斩断了一切,把他的不屈阻隔起来,此时,凌霄感觉身后不远处就是无限的虚空,空无一物,似乎身体一接触到虚空,人也会变成其中一部分,那时候,是真真正正的完蛋。
凌霄的不屈呐喊,虽被隔断,但被他的心脏听到。
心脏本是尸王王冠,是连“灭世纪”的魔尊绞尽脑汁都无法得到的神物,还让自号宇宙无敌的尸童子察觉不了。
尸王王冠代替了凌霄的心脏后,它一直安分守己,非常安静,使得凌霄几乎已忽略了它的存在。
只是此时,尸王王冠不再安静了!
它微微颤抖起来,它延伸出来的数十条血管骚动起来,如同八爪鱼不安分的脚。
凌霄已然粉碎的躯体一点点粘合到了起来,几近崩溃的灵魂也固定了下来。
天刀,被血管凑成的拳头轻轻一拳,瞬间化作无形。
危机,就在轻描淡写中,消失于无形。
凌霄睁大起眼睛,一时间的蒙蔽过后,眼中充满了坚定,他望着那正在溃散的元灵上那两盏燃烧着的灯火,双眼中快喷出了火焰,他厉声喝道:
“灭灯,尔碎去!”
“神灯,尔同碎!”
于是,“灭”“神”二灯“噗”的一声,泯灭无踪!
无灯的元灵,似乎有了重量,在枯朽右臂的牵引下,渐渐坠落到右臂上,并钻了进去。
右臂顿时起了变化,它从枯朽变成了丰润饱满,其上笔走龙蛇的纹路,沸腾中紫色之炎,看似平淡无奇的右手掌,若端详,仿佛其内衍生着一个宇宙,似一拳,便可崩天碎地。
幽冥手,成!
凌霄一拳打出,在前方一米处的高墙,随即生成一个数米见宽的窟窿。
这让人骇然的拳击,若被常人看到,必定目瞪口呆。
但是,凌霄却不满意,喃喃道:
“威力不如预期啊!”
尸童子在危机之下,早已夹着尾巴逃了,因此少了一个目光较为精准的鉴定人,而无法解凌霄之疑。
凌霄暂时放下心中的疑惑,沿着窟窿望去时,双眼满是沉重。
此时,冷月营区如同正被狂风巨浪拍打的小舢板,岌岌可危,一望无际的丧尸,在最前方已被叠得有三米多高,它们挤压着同样三米多高的围护铁栏,要爬进去。
它们饿坏了,对冷月营区中的活生生的人类,渴望极了,本能的只想攻破围护铁栏,屠杀人类。
但人类绝不会让丧尸轻易得逞。
“咻咻咻~~~”
“突突突~~~”
火箭筒,机枪,AK47,M16等等的子弹不要钱地飞,手雷、炸弹不要钱地扔去……
只可惜,人类的反抗收效甚微,因为丧尸们一枪可打不死。
而且,哪怕每枪都侥幸打死一具丧尸,但冷峻的问题是,冷月营区现存的弹药,远远不及进攻丧尸的人头数多。
营区沦陷只是迟早的事……
围护铁栏发出“嘎吱~”声音,在它一处不易察觉的地方,出现了一条铁裂纹。
这一条铁裂纹无人发现,哪怕有人发现,怕也是无力施为,因为丧尸的手如同杂草般长在围护铁栏内测,没有人敢靠近铁栏半米。
“我们要完了!”一个男性放下手上的AK47,从腰间解下一壶酒,蹲下身来大喝了一口,看他消极的神态,怕已经放弃抵抗了。
一个兵长样的人物,怒气冲冲的拿着勃朗宁左轮手枪走来,枪口对着那个男性喝道:
“给我起来,别丢人了!”
男性却丝毫无变化,又大喝一口酒,颓然道:“你杀我吧!或许现在只有死,才最解脱。”
兵长样的人物打开安全阀,手上却是颤抖,他杀了很多丧尸,也杀过人,面对过生死,但此刻,却无法干脆利落扣动扳机,给“逃兵”一个痛快,他仿佛从绝望的男性眼中,看到了他自己。
“对不起!有三千人在我身后,我不能退!”
兵长样的人物泪流满面,但放在扳机上的手指却已不再颤抖,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
男性神色落寞,再次喝了一口酒,撑着苦笑道:“对不起!不杀我难以掌握局面,我理解,所以我不怪你,反而要谢谢你……”
“你先去吧!”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