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最火尸王 (书号345731)

第15章 危险的晚宴(一)

“尸童子,那本《尸皇诀》二十万给我,你说咋样?”
尸童子听到凌霄这么厚颜无耻的要求,顿时咆哮起来,鼓着红彤彤的脸呵斥:
“你做梦,《尸皇诀》定价千万灵魂值,你区区二十万灵魂值就想换它?哼,它可是万尸王赖以成名的至尊功法,价值无可估量,虽此功法残缺,本座仅仅掌握它的第一式——尸皇乱心,但是……”
凌霄耐心地听尸王叫嚷着,嘴角轻轻翘起,眼睛乌溜溜的,神采风扬,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本座好心好意把至尊功法,万尸王赖以成名的《尸皇诀》拿出来,给你一个获得它的机会,没想到你狼心狗肺竟然曲解了本座的好心,你小子真以为那上千万灵魂值能买得到《尸皇诀》残篇之万一?开玩笑。哪怕幽宫那个狗头王用它千万里的领地换本座的功法,本座不开心也断然不换……”
凌霄耐着性子听完尸童子发完唠叨后,笑着道:“我刚才吃撑了,和你开个玩笑而已,我当然知道《尸皇诀》的价值,但是如果我身上没有一技傍身,恐怕今晚我走不出这里了。”
“看来你还不蠢!”尸童子冷笑道。
“我有种感觉,这里的人要对我动手了……卫海摆了我一道,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不计前嫌呢,哼哼……现在在不远处有惊人的能量爆发,还以为我察觉不到呢?”
凌霄冷笑道:“他们要对付我了。”
“以你现在的实力,怕是对付那四人中任何一人也不讨好呢!”尸童子幸灾乐祸道。
“如果我死了,怕你也得不到好处吧。”凌霄叹息道。
“你说得好像有那么一丁点道理呢!”尸童子喃喃道,但是看语气,怕不轻易低价出售功法。
“我有一个好主意,你把那价值二百万可以一小时促成的‘幽冥手’传给我?我先支付二十万的孝敬费,如我今日不死,待我复活了彩霞后,我必定双倍灵魂值还你,届时你可以赚到四百万哦,这个交易很划算吧。”
尸童子在盘算起来,想了想,眼睛若放长远点,似乎正如凌霄所说交易很划算,于是爽快道:
“既然小凌子这么爽快,本座绝非吝啬之人,那二十万的孝敬费免了。本座给你二年的时间,二年内以四百万灵魂值来偿还今日之债。当然,如果你爽约,那后果你是清楚的吧?”
凌霄笑了起来:“口说无凭,咱们写一份合同。”
凌霄从桌台上,撕下一张白纸,笔筒中摘下一只笔,在纸上把原话写上,修改文件格式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咻!”
凌霄额头一亮,钻出一点火芒,火芒瞬至纸上,留下一个胖娃娃望天的固态碳化图案。
“那我们开始,你闭上眼睛,跟我念!天地初开,天数初衍,清衍九冥,沉浊九幽,天地有尸,生而神明,浊气炼臂,终成至兵,上攫九冥,下探九幽,动即古今,静则野马,破神灭魔,参道悟上,浊气之至,进化无穷……”
凌霄跟着尸童子喃喃,渐渐地看到了一幅景象。
景象中,荒凉黄土,天有黄盖之日,夜有银白之月,日将歇夜将临之时,远方处亮起了一双红眼,一头顶天立地,长发乱披,身体枯槁的躯体跃然而出,茫然行走大地上,它如同自由规律般,所过之处大地凋零,神魔避退,它便是始尸,天地衍数中的最大的变数。
始尸受天道所弃,因而没有灵魂,它只有一道懵懵懂懂残缺难存的元灵藏于身;因受大阳所弃,它只会在夜里才能现世;受生命所弃,故其嗜生。
大地衍生的魔神对始尸,如同对待风暴、雷霆、雨落、霜降般见怪不怪,他们把始尸当做一种自然现象来接受,却不曾考究始尸体内的元灵。
不知过了多少载,神魔为了争夺领地,不约而期打了起来。
神帝轩辕大战兵帝蚩尤,一战便是千年,战得天地昏暗,日月无光,难舍难分,炎帝虽一直在一旁助威呐喊着,也打着哈哈了。
同时的,在神土大地之外的西方,有一家子三兄弟,因家产分配不当的问题,那个整天挂着一幅嘲讽脸的冥神哈迪斯向他的二哥雷神宙斯讨债,他们也打得难舍难分。最后大哥海神波塞冬看不下眼了,一怒之下介入两个弟弟的争斗中,波塞冬最终身体化作海洋,把冥神哈迪斯阻隔在海洋之下,把雷神宙斯阻在海洋之上,只是大哥的镇压,并没有让哈迪斯与宙斯停止斗争,他们战斗升级,大海虽然隔绝了身体与能量碰撞的可能,当嘴炮依然可以无阻通过。
因神魔争斗,天地有损,天道有了那么一刹那间发愣,致使始尸体内残缺元灵所凝固的时间,开始了转动,那怕天道回过神来,也无法阻止始尸变数升级,只能悔恨不已。
始尸本能吸收着魔神战斗所挥发的能量,渐渐的元灵得以完整,因此始尸产生了想法,常常会思考自身为何一直在走,除了走还能做什么。
发展了不知多久岁月后,在那段时间里,神农还没有拉肚子而死,鲲鹏还是受精卵,饕餮还在因为没胃口而饿肚子,貔貅这个小顽皮还在祸害小动物,夸父还在为没有找到人生理想而苦恼,你们还在为推荐票投给谁而踌躇。
始尸就突然发现自己原来还可以停下脚步,于是他便停了下来,停下来时,他感觉到地底深处有一股让他舒服的气息,于是往地底钻了进去,钻到半途时,始尸发现哈迪斯那嘲讽的脸,不知为什么觉得特别不爽,于是一拳头打过去……
哈迪斯故散架。
始尸望着那黑得发亮的光,一刹那后“哈哈”地狂笑起来,笑得眼角流出了泪,“原来如此,吾明悟了!山川林木等皆容于世,独吾不容于世,为天道所厌……天道既厌我,我逃何用?唯有取天而代之!”
始尸盯着自己的手,自言自语在喃喃……
凌霄脑海中的画面看到这里时,突然模糊了,也听不清楚始尸接下来的喃喃。
凌霄急了,他知道始尸接下来的话是幽冥手的纲领,至关重要,于是对尸童子吼道:“怎么到了关键部分就掉链子了!功法我怎么练啊!”
尸童子还没回答,房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动静
“笃!”房门外传出敲门的声音。
凌霄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顷~”轻鸣如同刀剑出鞘之声从凌霄手上传出,他的指尖顿时变得尖锐闪烁着金属色,他抬着尖兵利爪,慢慢的向着门走去。
“谁!”凌霄猛地打开门,吼道。
“是老夫啊!”老管家笑容可亲站在门前,一个漂亮的美女在其身后。
“老板,请您参加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