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最火尸王 (书号345731)

第12章 隔世与阴谋(一)

冷月营区,除了受难无情的战斗人员外,还有占了超过一半比例的非战斗人员。
非战斗人员大多为残缺人员、鳏寡老人、妇女儿童,他们面无表情如同木偶数十人挤在破陋大帐篷里,任何人都能从他们黯淡无光的神情看出,他们对美好生活已没有任何指望。
凌霄眉头紧皱,心直狠狠一抽搐,没想到现实这么快就与前世重合了。
凌霄心中虽然不忍,但是却知道让一部分人饿肚子是不可避免的。在末世粮食缺乏,只能优先保证战斗人员吃饱,和强者的特权,人类才能与丧尸对抗下去。
战斗人员每吃一只馒头后留一些残渣给非战斗人员,在前世还算是非常人道的做法。凌霄甚至见过易子而食的人伦悲剧。
在前世,有一个弱者父亲,他靠着捡强者随意丢弃的垃圾为生,他有一个很可爱的儿子,他疼极了他儿子以至于把每天少得可怜的淀粉制品的三分之二分给儿子,哪怕自己挨饿也在所不惜,最后,弱者父亲实在太饿了出现的幻觉,把他的孩子想象成白乎乎的馒头,吃掉了。
这个案例时刻警戒凌霄:只有成为强者才能关心弱者;弱者必须成为强者,不然,只能沦为强者同情甚至奴役的对象。
因为,和平才有人权!乱世只有强者才有人权、有尊严、有奢侈的追求,更不用说残酷的末世!
今世,凌霄立志改变世界,拯救人类,因为他知道只有他可以做到。因为,凌霄是强者,但不止是强者。
前世,异能风暴袭来时,当其他人在进化时,凌霄放弃了进化机会,让心智获得一时的升华,当时,他的精神贯穿天地,横亘古今,达到了无上之境,发现人类无所谓善,无所谓恶,也无所谓天真,透过人类层层面纱发现,人类只不过是一张天赐的白纸,各有其共性和色泽。
领悟到人类应该继续存在后,凌霄更加坚定老天安排丧尸考验人类只是无聊的恶趣味。
在前世人类世界惨遭毁灭时,凌霄得以重生回到十年前,就是一个最有力的佐证!
那怕路人甲乙丙丁代替他成为最后一个人类,也会重生!
因此,当所有人为世界正变成丧尸世界不可逆转而悲观时,凌霄却充满了信心,他相信人类能够战胜一切,而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只是稍微修正一下,让人类世界朝着正确的方向努力即可。
凌霄叹了口气,在卫先的带领下继续往前走,走了数分钟,凌霄进入到电梯间,下到负一楼。
高楼大夏广阔的地下停车间,被改造成金碧辉煌,豪华奢侈,让人眼前一瞎的用餐厅+旅馆+健身房+超市结合而成的建筑怪兽。
凌霄突然眼睛贼亮贼亮的,盯着卫先看,对卫先身上挂着散发馨香气息、异常有分量的精肉非常感兴趣,不经意地重重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还舔舔嘴,他发现身体有了饥饿的冲动。
卫先被盯的头皮发毛,随即恼羞成怒,太阳穴凸起,他对着凌霄吼道:“老子不好那一口!”
卫先哼的一声后,吩咐管家一声:“好生招待救命恩人”,然后在保镖的簇拥下,沿着楼梯走的贼快。
凌霄忽然醒悟,知道卫先误解了,于是老脸羞红,可是没法解释,他绝对没有好那一口,只是饿坏了,突然很想吃人。
凌霄成为丧尸这么久,说来惭愧,他还没有吃过人。
除了凌霄圣母情结作祟外,他理智地认识到,一旦开始吃人就永远回不了头。
即使丧尸的本能告诉他,他得吃人,只能吃人,吃人管饱,他也必须守住人类的底线,只是守住底线的力量渐渐无法逆转的变弱。
因此,来到人类一个营地看到扎堆的可口人儿,凌霄恍如是一头进入羊群安分守己的狼,那股难受劲就别提了。
卫先前脚上楼梯,凌霄就马上对管家吩咐道:“快给我来十头活牛!”
管家一听这个吩咐,脸色顿时为难起来,营地仅存百头牛,它们是老板非常重要的财产,但是老板同时也非常重视尊客,若换做常人,除了老板与儿子外,管家的做法是一律重打五十大板然后拖出营地外喂丧尸,但是老板的客人……于是管家无奈的道:
“尊客,十头牛太多了,老夫做不得主意,老夫得请教老板方给您答复!”
凌霄咽了一口口水,他恶趣味想道:“这个老者虽然肉不多,但仍然美味新鲜,不如就他吧!”
当然,凌霄止乎想而已,不准备把它变成现实,老者的肉虽也管饱,但是有点老了,最重要的是,凌霄不准备吃人肉,哪怕最后他会像前世那位父亲一样因为饿极了只得吃人,也希望这个进程不要太快。
凌霄眼睛发光,吞咽着口水,说道:“那你快去吧!”
管家头皮也有些发麻,仿佛他自己成为了凌霄口中的活牛,或是……想到第二个可能,作为直男老管家不能忍了,步伐稳健赶紧加快速度溜。
管家消失在楼梯间不久时,就传出了卫先重复愤怒的吼叫,接着老管家像个球一样滚下楼梯,干脆原路滚会凌霄前面。
卫先那老头儿又施展独家绝技夺命大脚板了,不仅力度有,准度更是了得,凌霄看了看脚下老管家脸上青一块红一块,无奈的叹一口气。
老管家抬头看尊客,发现尊客眼中的热切半分不减,再看尊客的大手正向自己而来,吓得顿时面色苍白,他心中认命道:
“看来老夫的菊花是保不住了,老夫年纪大了,希望尊客不要太用力才好。”
凌霄微微一笑,把老管家扶了起来,顺便拍了他身上的灰尘,和蔼道:“你老板答应我的要求了吗?”
老管家点点头,说道:“老板说,除了涉及老板本人和少爷,其他事物都可以满足你,甚至可以要求老夫……”
凌霄眉头粗线突起,他老脸羞红,连忙打住:“我不好那一口!”
老管家心中如释重负,但是他神情越来越拘谨,误会消解后,并没有让他把凌霄看作正常人,尊客需要十头活牛,怕不是吃的,极有可能是……
老管家琢磨着那个可能的真实性接近九成九,心中不由得一阵恶寒,原来已经认为老板干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已经算很变态了,但是与尊客的特殊兴趣爱好相比,真的是纯净如同小白兔。
老管家忘了身上的伤痛,神情肃穆,决定全身心把凌霄伺候好,好让他大发慈悲不要折腾身板已然不硬朗的老人,老管家清了清嗓子道:
“尊客要求的十头牛,我们老板答应了,只是……不知道尊客需要公牛还是母牛!”
“随便好了!十头牛快点给我牵来,要尽快!”饥饿感再一次袭来,凌霄随便找一个少人的地方坐下,任由老管家愣了一愣。
随即,老管家眼睛饱含无尽敬畏与莫名其妙意味看了眼尊客,便转身离开张罗去了。
凌霄此刻正关注己身变化,没有发现老管家的异样,他此刻想着:
“看来,四蹄动物不能让我填饱肚子,它们只能让我忘记饥饿而已。现在,我的身体强度越来越小,回复力也越来越弱,怕已撑不了多久,需要‘真正进食’才行。”
凌霄望着远处拘谨的女候应,眼睛满是渴望。